2019.04.24

當課業與良心違和之時

 

晨星安親班剛起步,在經濟的種種壓力之下,幾乎孩子們的課業都是我親自關注,我發現課業對孩子們而言,真的不是難事,最大差別在於好好寫完,或是草率完成。而「玩」依舊是這群「像大人」最重要的任務。只是他們的玩有別於幼兒時期,因為它們力氣有了,想法有了,玩得內容就更為驚險刺激了,往往臨界道德邊緣。

昨天,我發現了一件事,一條被藏在角落櫃邊的箱子下分屍的跳繩。我好難過。難過的是,孩子怎麼不相信我了呢?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無法面對自己的錯誤呢?

 

在幼兒時期,孩子們難免會將教室內的教具或是玩具弄壞,那時,他們通常會怯澀的來告訴我,說,他們怎麼把教具玩具弄壞了。我都回答說,沒關係,你沒有受傷就好,東西本來就會用壞的,只是你讓它早一些壞了,可能有一陣子,我們無法有這項教具或玩具可以玩了哦!孩子漸漸大,到了大班時,因為玩得肢體夠大,經常忽略了周圍有物品,因此,物品損壞的機率就更高了,不過,孩子們較沒有機會主動來說它弄壞了什麼,而是,因為損壞物品時的聲響夠大,常是老師發現了先發問,誰弄的?」而聽到的回答幾乎都是,不是我,是弄得。」此時,就需要多費唇舌幫助孩子瞭解負責的重要性。但,隨著孩子的長大,肢體動作也越來越大,而闖禍的機率也就越來越多。或許,大人們都還來不及轉,因此,對孩子說出負面的字眼越來越多了,讓他們無法面對自己外面身量的長大,於是企圖尋求自我的保護。畢竟還是孩子,掩飾仍會被發現。

 

孩子們一回到安親班,我就將被分解的跳繩拿出來,我們彼此互看著,我沒有說話,孩子急忙說:誰也有弄。(好一個推卸責任)。我仍沒說話,繼續看著他,孩子開始小小聲地描述他們是怎麼玩,跳繩怎麼斷了,然後藏起來。我開口問,你覺得我怎麼了?生氣了。為什麼我要生氣?我把跳繩弄斷了。我搖搖頭。我輕輕地說,我難過是你們不相信我,我難過的是你們良心有灰塵了,犯錯人人都會,我也會犯錯,因為錯,我才知道什麼是對的,學習面對自己的犯錯,勇敢承認自己的錯,接著就是改變這錯誤的行為。跳繩斷了,是因為你們玩拉扯之後才斷了,玩的方式不對,調整改變下一次玩的方式,接著,面對自己拉斷的跳繩,尋求大人的幫助,如何修好或是付代價償還。

 

關心孩子在成長中不斷變化的情緒行為,幫助他們摸著良心的感覺,建立責任的態度,我想這比考一百分重要吧!

 

 
留言(0)
目前不開放留言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