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23

【文章分享】幼教老師給新生家長的一封信

在蒙特梭利幼兒園擔任園長並身兼三個孩子的母親:Mella,寫給新生家長的一封信...

 

親愛的家長夥伴們,你們好:

 
七月離情依依的送走了舊生,這個月教師團隊們全力以赴準備迎接你們陸續進園,雖然學校已經刻意壓低暑假期間的人數,以便老師可以好好陪伴這群青澀的孩子,但耳裡聽到孩子們此起彼落的哭聲;眼中看到爸媽或是阿公、阿嬤們的不捨甚至是焦慮,好多話想要和你們分享。
 
這群寶貝們很幸運的,都帶著家中滿滿的愛進到學校來,從他們的穿著、用品的準備與爸媽們在幼生資料上的留言,都可以感受到的到爸媽殷切的期待與關愛,但孩子的哭聲與分離時的掙扎似乎沒有因此而減少,也有媽媽擔心的問我:「怎麼會這樣呢?翩翩園長,他早上總哭鬧著不肯出門,不是已經兩個星期了嗎?」答案其實都在老師們的心底,待我娓娓道來。
 
在零到三歲的黃金時期,身為父母的我們該為孩子們準備的不只是生理發展,像是大小便訓練的完成、均衡健康飲食的習慣,更是孩子照顧自己的能力。
 
同樣一批三歲的孩子進來,有些可以落落大方的和媽媽說再見,轉身大步踏進學校,媽媽還在後面追著說:「啊~怎麼這麼快啊,第一天上學好歹也讓媽媽照張相嘛!」因著孩子對自己的信心,團體生活對他來說是期待更是樂趣;有些親子卻是一再上演著骨肉分離的劇碼,媽媽對於孩子負面的情緒無法處理,也許是出於寵愛、也許是出於彌補又或者是反射自己童年的缺憾,但這些卻都成為孩子前進的阻礙,老師看著媽媽眼角的淚水伴著複雜的情緒甚至是求助的眼神,在多日的等待與陪伴無效後,也只能扮演劊子手才能斬斷這千絲萬縷的臍帶啊~
 
而這真的是分離焦慮嗎?不,這不是分離焦慮,因為這群孩子說「想媽媽、不想來上學」的時間點,全都出現在團體生活受挫、老師對他有所要求之後,像是請他自己拉碗袋上的拉鍊(我不會,我想我媽媽)、自己練習吃飯(我要我媽媽來接我)、嚴重偏食老師要求練習吃一根青菜(我不要、我想回家)…對於學校的大人(老師)不再如家中百依百順;對於自己必須拿起湯匙自己吃飯;對於想玩的玩具不再能獨佔;不想吃的食物需要開始練習接受…等等情形出現的反抗與無助的情緒,我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試想已經習慣在家中早餐都是阿嬤拿到床上餵食;晚餐是阿公站在旁邊拿著剪刀一塊塊幫忙剪小才送入愛孫口中;一開口或哭鬧大人就唯唯諾諾的跟隨著不敢或是不知道怎麼拒絕;看到別人鞋子放錯在自己位子上就拿起來亂丟,媽媽像個小媳婦般趕緊過去撿回來放…,這群孩子怎麼會喜歡上學呢?
 
我感謝許多的家庭願意毫不藏私的和我們分享許許多多正在每個家庭上演的故事,但更憂心這群孩子接下來可能要面臨的挑戰是否每個家庭都能陪著他們承受與改變,當然也始終抱著信心只要大人願意放手並放下莫名的焦慮,對孩子與我們而言一切都還早,都還來得及。
 
而自始至終需要改變的,從來都不是孩子,孩子無辜,他在生命中最重要的前三年喪失了許多能力與發展的機會,現在我們會陪著你們加倍幫孩子補回來。
 
我最重要的家長夥伴們,我們需要的除了你們的信任外,還有具體的行動:
規律的作息(不要再說是小孩都不去睡覺沒有辦法,那是大人的責任與堅持度的展現)、
均衡的飲食(你怎麼能允許他永遠只吃白飯、白麵拒絕所有有顏色的食物;甚至無法咀嚼吞嚥小塊的肉?!請配合老師的進度,堅持下去!)
動手做的習慣(不要再服侍你的孩子了,那只會侵蝕他的意志,削弱他生存的能力,給他多一點的時間和機會,忍著不要出手好嗎?)不要總急著幫孩子找藉口或理由,他有他需要面對的挑戰、克服的困難,不要用「好面子」替他擋掉所有他該承擔的責任。
 
親愛的家長夥伴們,人家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雖然我們幾乎是從孩子的哭聲開始的,但不代表我們不會成功,因為一切都取決於你們,再好的學校教育都取代不了家庭,我們有緣能陪著你們這幾年,但願能給予你們與孩子最溫暖的能量與最堅定的勇氣,一起加油!!
 

來源:親子天下網站 http://www.parenting.com.tw

 
留言(0)
姓名
E-Mail
網址
悄悄話 以悄悄話發表
(您尚未登入,以悄悄話發表會造成您無法看到自己的留言)
訊息
輸入驗證碼